首页 秦长青李唤儿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秦府尹:我绝对不是秦狗!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基本上,被秦府尹羞辱过得家族的女人现在都一股脑的冲了出来,凶神恶煞的看着秦府尹,她们选择的就是“挂红”!
  
  秦府尹脑门上瞬间出现大量的冷汗,伸手拉过申虚子,“你带着驸马爷们迎接一下,为师检查一下马车!”
  
  突然走了,秦府尹又觉得自己不厚道,人家选择挂红,就是打几下出出气,自己没必要让人家憋着。
  
  伸手拉过驸马都尉王敬直,把一个装满红包的钱袋子塞到王敬直的手里。
  
  随即,退后了好几步,对着王敬直一躬身,“秦府尹,您是傧相之首,去发红包吧。”
  
  说完,秦府尹撒丫子就往马车后面跑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拉开车门,翻身进了马车,蜷缩在了车角,李治看得一脸懵逼,“姐夫,你这是……”
  
  “嘘!”秦府尹小心的指了指外面,“那群老娘们儿,选择的是挂红,手里全拎着棒槌……”
  
  “呃?”李治一脸迷茫,“那你钻进车里,她们钻进来打我怎么办?”
  
  李治话音刚落,就听见外面一声喝喊,“听见了吗?那个拎着钱袋子的就是秦长青,姐们们,冲啊,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,让秦长青挂红!”
  
  “喂喂,你们都清点,别把人打死了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  
  “真动手要出人命的,真以为秦府尹好惹吗?”
  
  于是,就看见外面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,舞动手里的棒槌,冲向了王敬直,“姐妹们,给秦长青挂红!”
  
  一群女人们看着王敬直,纷纷眼睛一亮,“别打他脸,这么俊俏的脸,打坏了可惜了……”
  
  秦府尹小心的打开车窗,一条细小的缝隙,看了过去。
  
  这群女人们,像是嗷嗷待哺想喝牛奶的母豹子,眨眼之间就把王敬直围在正中央。
  
  王敬直是一脸懵逼的掏出红包,正要递出去,发现申虚子带着所有驸马爷,早都没义气的躲得很远很远。
  
  王敬直懵了,彻底懵逼了,“我不是秦长青,我不是啊……我是王敬直……”
  
  “呸,敢做不敢认,你们男人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!”
  
  “就是,秦长青你害得我们家险些家破人亡,看打!”
  
  “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  
  王敬直抱头鼠窜,奈何女眷们实在是太多了,最终也只能蹲在地上,死死的护住头。
  
  幸好,这群女眷们也懂得分寸,没敢真的锤他,秦侯爷的威名大家都知道的,轻轻的用小拳拳捶打几下,也足够她们吹嘘一辈子,在家族横着走你了。
  
  但凡受到一点屈辱,都会傲娇的看着家族所有人:秦长青打压你们的时候,你们连个屁都不敢放,只有老娘拎着棒槌锤了秦长青,你们谁敢?
  
  女人们一个个心情舒畅了,也扬眉吐气了。
  
  王敬直一脸委屈的看着所有人,那叫一个有苦说不出。
  
  等到挂红结束了,秦府尹钻出了马车,拎起来钱袋子,笑眯眯的看着女眷们:“呸,秦狗不仁不义,你们教训的是。”
  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